原创短文学

属于您的阅读创作平台
导读
最新推荐
最新发表
推荐周榜
获赞月榜
精品美文
明星作者
偶遇美文
对诗试友
分类
励志
感悟
爱情
伤感
情感
心情
校园
广东快三
散文
故事
日记
诗歌
诗歌
现代诗歌
古体诗歌
爱情诗歌
优美诗句
句子
励志句子
感悟句子
伤感句子
唯美句子
爱情句子
沧桑句子
幸福句子
经典语句
作文
推荐作文
精品作文
作文竞赛
作文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小说 - 穿越同人 - 那些永不凋零的时光

快三平台

评分:作者:翦凌空 [、、
  【第一章】梦里少年客
  写在前面的话:青年学生作家,有着奇怪的思维,云南普通山村绽开的一朵奇妙的花,在青春的不灭时光一字一字的记录那些被遗忘的往事
  
  一.(那些梦)
  我不知道,我不清楚,这是不是一个梦。或者,是不是我在沉睡的那些日子里面,做过的一个漫长、深长、令我恐惧的梦……
  我好像又是一个高中生了,我的脸上没有密密黑黑的胡渣,我用手仔细摸过,确认没有。宣威这座小城,到哪里都有我能嗅触到的荒唐味道,如此的熟悉。
  这是八中的校门,不庄重的外表却令我生惧。我记不清多少次从这里进出了,我曾经好想非常厌恶从这里走进,里面似乎都是我不想见到的景像。那时候,我从心里不想走进这扇大门。
  然而现在,我不知道为什么,极想走进去,极想见一见,我曾经每时每刻都想要见到的,那个人……
  我周围全是背着行李的新生,包括那些前来送他们的父母。每一个人,每一双眼睛,里面充蕴的情感是那么的熟悉……
  “哎哎!同学,麻烦你让一让啊!我这背着行李从旁边不好走。”忽然,一个黑色的身影撞了我一下。
  在我发愣的这一刻,我忽然慌了神,连忙向旁边避让。
  不知站立了多久,我的目光定在了校门上方的红色横幅上,“热烈欢迎2014届各地新生前来本校报到!”
  14届,我是怎样结束我初中毕业的两个月假期的,我是怎样在报到的最后一个日子一个人慢慢踱步到这个门口的。我不敢去想,因为在那时起,它们已经成为我那时候的过去……
  我什么都不想,却又非常的想念,因为我重新来到这里只有一个目的!见到她。
  她是什么样的一个女生呢?在我的记忆中,她是一株白玫瑰,我那时想,她永远不会变成我衣服上的一粒饭粒子,我永远不会丢弃她。
  不知又过了多长时间,我周围已经只剩下稀稀寥寥的几个人影,我不能再回想我的往事了,我是时候进去了。
  “凌空!凌空,你怎么走了都不告诉我啊”瑾姐的身影渐渐出现。
  瑾姐是我的亲姐姐,或许也不能叫亲姐姐,因为我们流淌着不同父母的血液,她却又亲似亲姐。我的名字是翦凌空,她叫翦瑾,我今天来被录取的高中学校报到,只告诉了翦柯,我的养父。因为瑾姐要工作,我不想让她抽空送我。
  “我,我都已经长大了,不用送的,所以没告诉你,姐……”我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因为我确信,我所要表达的东西她都明白,因为她是我最亲最亲的姐姐。
  “长大了长大了,天天说自己长大了,在家里衣服不要姐给你洗啊,来报到都丢三落四,你看你,录取通知书都要姐给你送吧!这是你最喜欢穿的外衣,秋天来了很冷的,”说着,瑾姐把提着的大包交到了我手里
  “里面那层有瑾姐给你买的新内裤!别忘了每天都换啊,你老是不勤快,内裤小了都不舍得买,还有……”
  那天,瑾姐和我说了好多好多的话,到现在我都已记不清瑾姐全部说了的话,我依稀记得那时候我和瑾姐道别后是哭着走进八中的,就像后来我最后离开八中的时候一样,泪流满面。
  
  
  二.(回忆)
  就像第一次步入初中时一样,第一次步入高中并没给我多少新奇的感觉,首先是报到完的军训,军训的目的除了锻炼大家,还有让大家相互认识。
  在我的这一次军训里,我寻觅到一双令我魂牵梦绕的眼神,以至于在以后的数个夜晚,我想那双眼睛想的发疯。
  我那时候自认为自己魅力十足,至少在吸引异性方面如此,我观察着这个新鲜班级的每一个人,每一个异性,就像一条急需补充血液的蚂蟥。我身旁的男生,亦是如此,如果蚂蟥有级别排行的话,我身旁的一个哥们觉对是蚂蟥里的战斗皇!他狡黠目光像电视剧里日军堡楼的探照灯般灵活。总不停息地转动在每一个可能做出危险动作的女生身上,比如她在弯腰系鞋带时露出腰背花白赘肉时,那双眼睛干脆带上了嘴巴一起流油。
  没过多久我便和那哥们成为那个年龄段的铁哥们,原因与其说是臭味相投不如说是趣味相投。
  他叫朱星,和我是一个小镇上的,也为我们的关系添上了更紧的一线。
  朱星对我们班每个女生都具有独到的分析,在短短的军训时光里,他便已经拥有我们班最具气质女生的大多资料,其中包括家庭住址,富裕程度。
  在我对那个女生痴迷之前,我并不知道朱星一开始喜欢的女生也是她,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军训时教官叫我们一排一排的展示训练成果,就在那个时候,我迷恋上了那个女孩。
  在我所处的男生一排换步走完后,她在的那排女生排向我们这排走来。如果时空印落的是她所处的一排向我所处的一排走来,那么,印落在我整个眼中的是,她,向我走来。我和她的对视,与她没有回避的目光,就像后来我们的相处一样,不必躲避,早有答案。
  “咳咳!”朱星的故意,将我的痴迷打断。
  “凌空,怎么,对上味口了,哈哈,据我的观察,这是整个班最有魅力的一个女生。”朱星挠了我的头。
  后来朱星告诉我她的名字,她叫陈允茜,父母都年过半百,是老来得女。她父亲是彝族,母亲汉族,这对她后来成绩平平有一定的关缘。
  我那时虽然对女生花心,但觉觉不会试图祸害任何一个人。在我心里已经埋下个承诺,对我自己的承诺,我一定会对她好。
  不知多少年后,我听到那句熟悉的歌词,“一个人没法同时踏上两条征途,我选择了这一条却说不出理由,也许另一条小路一点也不差,也埋在没有那脚印的落叶下,那就留给别的人们以后去走吧。”我痛哭失声。绝不敢相信,那个曾经令我魂牵梦绕的女孩,真的成了歌曲里永埋的小路……
  那天军训快结束时,教官叫我们两两一组跑玩一千米后自行解散。我拉着允茜的手跑了好久,她没有反抗,不知道是不是被我吓到,我只记得,我跑着跑着哭了,拉着我最喜欢的女生的手,到最后,却换作她拉着我,跑完了全部……
  
  
  三.(女朋友)
  像很多爱情小说里的情节一样,陈允茜成了我的女朋友。她没说要做我女朋友,我也没说我是她男朋友,只是互相已深刻的明白离不开对方。这是高中生存的必要,因为任何一个高中生都知道在学校谈恋爱的后果。当然,这也成为后来我由一个文采翩翩的男孩成长成争强好斗的学生的催化剂。
  在安静不到一周的一个夜晚,我被几个高挑的男生堵在了卫生间里,正当我解开裤带狂散尿液的时刻,我上身被踹一脚,在我极度放松的那一刻,我被完全不知道被踹到上身什么地方,只感觉脸贴在墙壁上火辣辣的疼。
  “你就是凌空,名字还真有点特别,喔,记住了,小茜是歪哥的女朋友,再骗小茜和你待一块儿就不是一脚的事儿了!”穿着灰色坎肩的一个高个肌肉男对我说。www.duwenz.com
  我整理了着装,那时候我甚至想都没想就握紧拳头朝着对我说话的那人脸上挥去。突如其来的一下,将那男生击退两步差点跌倒。其实那时候,我并没听清那男生和我讲什么,只是在被打后下意识的报复。
  就在我反应回来的一秒,我已经被两三个男生按倒在地,双脚被踹在地上滑,双腿皮肤火辣辣的痛。我的手臂已经接触到地板尿液的滑润,我将手臂死死的固定在地板上,避免全身着地。
  本能驱使我逃脱,但任凭我怎样用力都没有效果。要知道,才十七岁的我还远远没有能力对抗比我身体强壮的四个人。
  在倒在地上的那几分钟里,我满脑子都是沉闷,只隐约记得那男子说不要让他见到我和小茜在一起。
  在青春阶段的男孩挨打后不需要多久便能恢复,所以我并没有去医院,只是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也没有向老师报告,因为在中学里老师对这些事件向来都是睁只眼闭只眼,打人的同学只需私底下和老师几包烟的交情就可以搞定,被打的还要跟着一起写检讨,往往还会带来下一次的还击。所以,我只能笑笑了事。
  后来朱星告诉我,那帮打我的家伙嘴里的小茜就是允茜,他们大哥杜正喜欢她,所以我挨打的缘由都清楚了。他们大哥也叫阿正,他的弟兄都叫他歪哥,他从小就是爱斗狠的主。打我那人是阿正的兄弟,是他们的打手,专门负责惹事和单挑。
  宣威是位于云南的一个偏僻城市,接近乡下,里面许许多多学校比乡下的学校还要乱,特别是个别几个能用钱买分进入的学校,拉帮结伙的现象层出不穷。
  我从那过后的几天里很少和允茜走在一起,并不是我胆小,而是我不想让允茜看到我被打的样子。
  允茜似乎也明白些什么,很少主动要求我和她走在一起。我很高兴,也很无奈,我高兴遇到这么好的女孩,所有不能言说的痛苦在十七岁的我的身上溢散开。
  我一个人的时候喜欢看天上的星星,幻想允茜就是天上星星中的一颗,幻想她就看着我,我就看着她。
  学校旁边的小树林是我最喜欢躺下看星星的地方,到了夜晚,查岗的人会检查这里,因为这是学校里学生处对象的夜晚栖息地,当然,我和允茜从未来过这个地方,因为我们都相互把关系看得纯洁。
  到了下晚自习,我就一个人快速跑到这个有着千百个故事的小树林,爬到最高的一棵杨柳树上,观察天上和地下的一举一动。
  那阿正并不是什么好人,对待感情也是粗乎了事,因为我不止一个傍晚看到她换了对象,每次都似乎不是原来的人。
  如果说因为允茜,后来改变了我的性格的话,不如说,她让我拥有了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在吴风的出现后,我才彻底收获了友情和爱情,我的生命变得更加完整了!
  首发读文斋:http://www.shawblackmon.com/wenxs/9001988.html
  读文斋评分:9.4
  作者个人主页:翦凌空
编辑寄语
我来说两句
会员: 验证码:  [点击显示验证码]